一个80后老外,用我们没见过的老照片,勾勒出一个怎样的中国?

1956-fan-ho-%e4%bd%95%e8%97%a9
封面照片©何藩

专访 Marine Cabos (玛丽)

她是一个年轻的80后女生,却是为数不多的专门研究中国摄影的专家,受邀成为尼康国际摄影大赛,中国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等等,一系列大型摄影比赛的评委。从十年前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,到如今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,她一直保持着最初的好奇心,做着她最喜欢的事。

millefeuille-mag-marine-cabos-01

millefeuille-mag-marine-cabos-03

尼康国际摄影大赛 2014-2015

“中国的摄影,从一开始,就是非常国际化的。从1840年代开始,第一批关于中国的照片,就是由售卖摄影器材和纪念品的外国商人拍摄的。中西之间的交流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了。西方人不光是将摄影的技术带到中国,同时也从中国的风土人情中,从跟中国人的交流过程中,学到了更多的东西。这是相辅相成的。在当时的摄影作品中,就透露着中西方之间的相互影响,相互作用。”

1860-imperial-summer-palace-felice-beato-01

©Felice Beato,1860,颐和园

点滴光阴的变幻,在照相机的镜头下定格,汇聚成中国百年变迁的一副画卷,而这副画卷又勾勒出一个怎样的中国?

“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面貌。例如在2000 – 2010年期间,我们能看到很多摄影作品都涉及到城市中的废墟。在这十年之间,中国很多地方,都在推倒重建,总有新的房子拔地而起,可以看到关于人和现代城市之间的思考。所以通过照片能看到不同时期,不同面貌的中国,它不是一个单一的形象。近几年,有一种对老照片,对早期的摄影技术的追捧潮流。例如寻找家族里很古老的照片,或是用古老的拍摄和冲印技术,在照片上留下些许不完美的痕迹。从艺术收藏的角度来说,这比纯数码的照片更有价值。”

1933-1946-hedda-morrison-01

1933-1946-hedda-morrison-03

©Hedda Morrison,1933-1946

作为一个在法国土生土长的“老外”,却对中国这个遥远的国度如此了解,想必光有一探究竟的冲动是远远不够的。兴趣,才是她这十年来最好的老师。那她的这种兴趣究竟是源自哪里?

“回想起来,这种兴趣其实是自然而然的开始的。我是80后,我们这一代的法国人很多都是看着日本漫画长大的,对亚洲文化有天然的亲近和喜欢。在我的学生时代,我看了很多关于亚洲的书和展览,尤其是当我看到来自中国的艺术品,例如来自周朝的青铜器,就比来自其他文明的物品更加吸引我。这让我非常好奇,我很想了解更多。于是我一边在巴黎四大学习艺术史,一边在INALCO(法国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)学习中文。之后,我希望将这两个专业结合起来,于是去伦敦学习和研究中国艺术史。我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中国的摄影史。

1958-henri-cartier-bresson-7

1958-henri-cartier-bresson-8

©Henri Cartier Bresson,1958

“2007年的时候,我一个人在北京闲逛,来到了当时还很少有人知道的798艺术区,连的士司机都没听说过这个地方。那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街区,聚集了很多国际知名的画廊,小型的艺术工作室,还有一些原生态的工厂,我非常喜欢这种反差和共融的感觉。但当时商业街还没有兴起,也没有商店、酒吧什么的,连卖饮料的地方都没有,我当时只是出来闲逛,没想到要带水,就渴了整整一天(笑)。但是这一天,我逛遍了整个艺术区,看到很多不同类型的艺术活动,很有活力,感觉特别棒。能感觉到中国的艺术家非常敢于创新,很有探索精神。”

zhou-haiying-%e5%91%a8%e6%b5%b7%e5%a9%b4-01

zhou-haiying-%e5%91%a8%e6%b5%b7%e5%a9%b4-02

©周海婴,1950

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踏上东方的土地,对于如今已驾轻就熟的她,最初会不会也有小小的震撼?

“第一次从西方来到东方,文化冲击挺大的,当地的饮食和文化等等全都跟法国不一样,但是我预感到,将来一定会有故事发生(笑)!当我们离开自己的国家来到一个新的国家,该由我们自己放开心态去了解这个国家,而不是等着别人主动来接纳你。比如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把白汗衫翻起来穿,露出肚皮,我觉得还挺可爱的。十年前,当我跟法国朋友走在中国的小街小巷里,会有人从头到脚的打量我们,问我们是从哪里来,要给我们拍照。当时会觉得有点怪,不过后来我就理解了,其实他们不是在嘲笑别人,而只是面对未知的一种反应。现在再去中国,到处都有外国游客,就不会有人一直盯着你了。”

1966-weng-naiqiang-%e7%bf%81%e4%b9%83%e5%bc%ba-01

1966-weng-naiqiang-%e7%bf%81%e4%b9%83%e5%bc%ba-02

©翁乃强,1966

中文,作为全世界最难学的语言之一,对很多外国人来说是“噩梦”般的存在,而她却能流畅的写出全中文的文章,跟中国人一起用中文交流,工作。她在学习中文的过程中,又遇到过怎样的困难?

“我20岁开始学习中文。在学校的时候,我们的中文老师会在每一节课后教我们唱中文歌,例如《甜蜜蜜》,《一无所有》等等。刚开始大家都不愿意开口(笑),后来在李老师深情并茂的带动下,大家都开始唱了。想起来还是挺好玩的。最难的部分是口语,尤其是同音字,你得知道到底是在说哪个字!各个地方还有不同的口音。我们考试的时候,经常遇到南北方不同口音的老师,真的很难(笑)。我很喜欢中文的逻辑,还有书法。每一个象形文字都是可以辨认的,例如有个“虫”字的偏旁,我们就算不认识也能猜到是跟昆虫有关系。这在法语里是完全没有的。”

2009-2011-alain-delorme-01

2009-2011-alain-delorme-02

©Alain Delorme,2009-2011

在中国,当大家听到一个外国人说一口流利的中文,是不是会吓一跳?

“是的!在巴黎也是!一次有对中国情侣来找我问路,我用中文回答了他们,他们都惊呆了!(笑)”

她说自己对待工作是很严格的,特别在意细节。而在中国,很多事情是很有弹性的。做一件事,从起点到终点,可能过程有点乱,但是最终还是能有办法做成。所以她十分感激在中国学到的经验,也学会了更有弹性的工作,节省不少工作时间。为了推广她所热爱的中国摄影,她做了一个网站,用中,英,法三种语言介绍这些摄影作品,希望未来能够成为大家自由分享的平台。如同她所说,中国的摄影,从一开始,就是国际化的。借由这些摄影作品,我们见证着人跟人之间,人跟时代之间的联系。

2010-tang-ting-%e6%b1%a4%e5%ba%ad-01

2010-tang-ting-%e6%b1%a4%e5%ba%ad-02

©汤庭,2010

感谢 玛丽
photographyofchina.com

| 寻求合作  了解更多  让我们知道 |